租赁成10余省份住房政策关键词

图片 1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记者发现,正在陆续召开的地方两会上,有10多个省份的政府工作报告均明确提出发展住房租赁市场,这对全国房地产市场来说意味着什么?
  发展租赁市场多地动作频频
  加大租赁房的建设与供给,是多地政府工作报告共同提出的举措。
  北京市提出,将推进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上海市提出,今年加大租赁房建设力度,计划新建和转化租赁房源20万套,新增代理经租房源9万套,新增供应5.5万套各类保障房。
  福建省明确大力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其中福州今年新开工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5000套、新增供应5000套,厦门新开工12000套、新增供应8000套;湖北省将在人口净流入大中城市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逐步提高租赁住房占新增住房供应量的比例;安徽省提出因城施策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盘活存量住房,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南京市提出今年将进一步加大租赁住房建设,筹集租赁房源100万平方米。
  在公租房方面,多地也动作频频。安徽省提出今年实行公租房实物配租和租赁补贴并举,将符合条件的新就业无房职工、外来务工人员等纳入保障范围;河北省加大公租房保障力度,年内新开工建设23万套保障性住房;湖北则计划加大公租房保障力度,开工建设保障性安居工程住房24万套。
  “租赁住房建设将是后续保障房建设的重头戏。”严跃进表示,“从各地具体建设规划来看,今年包括房企自持租赁房、共有产权房、公租房、集体租赁住房等多品种供应的房源将加速又加量。”
  地方关键几招布局租赁市场
  多地两会透露的信息表明,增加租赁土地供应、培养规模化和专业化租赁企业、深化租购同权,成为地方布局租赁市场的关键几招。
  ——租赁土地供应加速。海南省今年起每年下达租赁型住宅建设计划时要明确租售比例。北京在2017年曾宣布,未来5年将供应1000公顷集体土地用于建设租赁住房,这也意味着,在今后4年,北京将平均每年供地约200公顷用于建设租赁住房。南京提出今年优化土地供给结构,保证租赁房供地占住房供地比例达到30%以上。广州市明确今年加大只租不售全自持商品房和轨道交通沿线租赁房用地供应。
  近来,上海、广州、深圳、杭州、郑州等城市已陆续开启“只租不售”卖地模式。据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截至1月22日,全国已经有超过10个城市成交租赁类土地,合计将供应超过10万套房源。
  ——鼓励租赁企业向规模化、专业化发展。上海市、南京市提出今年将支持专业化、机构化的住房租赁企业发展;广东省明确各地级以上市至少建成1家国有住房租赁企业,广州市明确要率先组建3家国有住房租赁公司;合肥、厦门均表示支持房屋租赁企业通过合并重组做大做强。
  ——租赁配套细则出台,租购同权逐步深入。近来,包括天津、青岛、无锡等10几个城市密集发布政策,降低落户门槛,开启租房落户通道。如天津市实行引进人才“租房落户”政策,对本人或直系亲属无名下合法住房的,可在其长期租赁房屋所在社区落集体户口;青岛近日提出,以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和合法稳定就业为基本落户条件,全面放开城镇落户限制;无锡提出租住经相关部门备案的合法租赁住宅,同时具备参加无锡市城镇社会保险满五年,准予落户;广州市将“租购同权、学位到房”写进了当地教育部门的今年工作部署。
  业内分析认为,随着租赁市场的发展和深化,租购同权的内涵也将逐步扩大。
  外来人口将先受益炒房或受抑制
  租购并举将率先影响哪些城市?去年7月,住建部等九部委选取广州、深圳、南京等12个城市作为首批开展住房租赁试点的地区;去年8月,国土部明确北京、上海等13个城市开展首批集体建设用地用于建设租赁住房的试点,从土地源头缓解租赁用地供给不足的难题。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10余个城市开通了官方住房租赁交易和服务平台,并开始向市场投放房源。同时,针对住房租赁的金融支持政策也频频落地。多家银行近期陆续宣布给予住房租赁金融支持,包括对企业的金融支持和个人的消费信贷支持。
  业内分析认为,越来越多的租房选择、稳定的租约、较高的服务品质,将让一二线热点城市的外来人口率先获益。
  不过,多位专家指出,目前,面向大量流动人口和新市民的租赁住房供给仍不充分,特别是大城市租赁住房供给短缺。目前,我国租赁人口预计为1.9亿人,租赁市场规模超万亿元。丁祖昱认为,“市场需求主要集中于高性价比的房源,供应却跟不上。”
  根据某房地产研究院对上海、深圳两地的一项调查显示,月房租3000元以下房源的租赁需求占总需求的26.4%,供应却只有11.9%;月租金3000元到6000元房源的需求占比51%,供应占比39.6%;月租金大于六千的租赁需求占比22.6%,但是供应达到了48.5%。
  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租购并举将会明显影响房地产市场。旭辉集团董事长林中称,从开发商角度来看,过去由于房价预期长期看涨,买地“捂”个几年,等下一个楼市周期回暖就可以解套,但如果现在还采用这种囤地模式就非常危险。在“房住不炒”的指导下,不少拿了高价地的中小房企已陷入困境,想转让都转让不了。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张永岳说,“未来,租赁住房、共有产权房等保障性住房以及商品房,将构成住宅市场上的多元供给。住房的居住属性将得以加强,低收入群体、中产阶层、高收入群体可以在这样的住房结构中相互流动。”
  “楼市长效机制开始‘轮廓初现’。”深圳市房地产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宇嘉说,租房群体如果能通过租赁扎根城市,并依靠不断积累,采用共有产权、先买房后改善、先小后大等梯级购房模式,不再挤商品房的“独木桥”,炒房行为将受到抑制。

图片 2

很多人抱怨,30年前比现在好。那时,工作是国家安排的;房子是单位分配的。

但如果真的穿梭时光机,回到一九八零年代,会发现那时如果从外地来到上海,要找一处落脚处真地很艰难。

那时,就是钱再多,学历再高,事业再成功,也难以通过商品房市场买房,即便要租房也难。当年初到上海的异乡人,大多寄居亲戚的亭子间或者三层阁。

而今天,房价虽然高了点;但是,租赁市场日趋成熟。人们可以选择租赁在泊寓这样的长租公寓,作为落脚上海的第一站。日趋成熟的租赁市场,给了所有初来乍到上海的人们,打开了追寻梦想大门的钥匙。

改革开放之初,大多数的人来到上海,要寻一个落脚处,是极度困难的事。有亲戚朋友,且亲戚朋友的房子够宽大,尚可找到一处居所。大多数人要找房子住,都不太容易。当时,上海人自己的住房条件尚非常困难,哪有能力接待其他地方来的亲戚朋友。

很多人都只能是先找招待所落脚。等有了工作单位以后,再向单位的基建科或者房屋办借房,作为临时的落脚地。

当时,从单位借到的房子,大多是砖木结构的老式里弄房。由于年久失修,房屋经常漏水,常常是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夏天外面35度,阁楼的温度却往往是40度;冬天外面冷,房间内更冷;房间没有煤卫,吃喝拉撒都在一个空间内。马桶和痰盂罐必须及时清洗,否则房间内就会有浓浓的臭味;到做饭的时点,必须尽早抢地盘生煤炉,否则浓汤里四处飘散浓浓煤烟,会把人呛得咳嗽不断;房间内四处乱窜的老鼠、蟑螂以及密结的蜘蛛网,常常把新来的住户吓了一跳……

这种局面一直到了上世纪90年代才有改观。那时,经过十多年的城市建设,居民手里可以出租的私人产权房多了起来。但是,数量依然零星,租期也很短,房子多是老式里弄住宅,或者和其他人合用的花园洋房。

要住到80年代以后建造的工房,依然需要通过单位借。当时,私人未经单位许可,是无权将自己拥有使用权的公有住房转租的。

居民开始大规模对外出租自有住房是2000年以后的事了。房改之后,大量的公有住房,变成了私人产权房。上海市民才有了多余的住房用于对外出租。

尽管,2000年以后,市场供应逐步增多,
房源类型也越来越多,但功能齐全、居住舒适、配套完善的租赁住房不足,却成为新来乍到的新上海人扎根上海最难的事。在2018年年初,易居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丁祖昱曾通过丁祖昱评楼市的年度发布会,发布了一组上海、深圳两个城市的租赁住房的统计数据。

当时这些数据显示,租金≤3000元/月的租赁需求占比为26.4%,但这一价格范围市场供应量占比为11.9%;租金在3000-6000元/月区间的租赁需求占比为51%,但这个区间的房源在整体市场供应中占比为39.6%,也明显低于需求量;而租金≥6000元/月的租赁需求占比22.6%,可实际市场供应的房源量占比高达48.5%。

另一方面,超过97%的租赁住房掌握在私人手里。这些房屋很大一部分缺少必要的维护和保养,居住安全、清洁、室内装饰、硬件设备等品质很难满足85后、90后一代的需求。

根据艾普大数据的抽样调查,超过67%的租客希望整租,而只有37%的人愿意合租。另外有一半以上的人希望能找到独立一居室。

但从实际情况看,一居室的供给远远小于需求。克而瑞的统计显示,平均月租金达到99.86元/平米,远远超过其他各种户型的供应。

2016年,上海市房管局曾对上海住房租赁市场做了广泛和深入的调研。根据数据测算,上海2400多万常住人口中,约有40%的人口通过租房居住。

但上海住房租赁市场的供应体系目前
还不够完善,主要体现在:一是公租房供不应求。上海的公租房不设户籍和收入线,从2010年起,本市共建设筹措15万套公租房,10万多套已投入使用,入住近20万人。但公租房实物房源筹措困难,中心城区房源供不应求的矛盾日益突出。二是适合中低收入人群租住的蓝领公寓短缺。三是适合青年职工租住的、规范的市场化出租房源不足。与此同时,住房租赁相关的法律法规体系还不健全,对于保障租赁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还缺少足够的法规支撑。

针对上述问题,本着知行合一的原则,上海市出台了《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的实施意见》。健全住房租赁制度,加大租赁权益保护力度。坚持以企业为主体和市场化运作,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幅增加租赁住房建设供应,满足多层次的住房租赁需求。到2020年,基本形成多主体参与、多品种供应、规范化管理的住房租赁市场体系。

对老龄人口已经达到户籍人口30%的上海来说,发展多主体参与、多品种供应、规范化管理住房租赁市场体系有更深层次的用意。由于上海人口自然增长率一直偏低,正是得益于大量的外来人口,才延缓了整个城市的老龄化。而最近三年,上海外来常住人口一直是净流出的,这显然会影响城市的年轻活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