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增千亿 超去年全年水平

图片 1

上半年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增千亿 超去年全年水平

在大家的传统观念里,有两个行业的钱比较好赚,所谓的躺着就能赚钱,一个是银行,另一个就是房地产,而事实上,在过去两个行业是绑在一起的,赚钱程度就更可见一斑了。但是绑有绑的好,也自然就有绑的坏处,就好比房子居住和投资属性此消彼长带来的影响一样,全在一个度的把握上。

半年报显示,上市银行上半年不良贷款余额及不良贷款率双双上升。从地域、行业分布看,江浙地区和钢贸、小微贷款仍是重灾区。上半年,商业银行加大不良贷款核销处置力度,但下半年,银行资产质量仍难向好,“不良”双升态势难改。

事实证明,这个度并没有把握好。于是房地产过度金融化,过度投资化,导致房地产风险不断积聚,过度举债、房地产泡泡所带来的房地产风险被一部分人把钱赚走了,却留给了市场以及大家一片狼藉的场面。谁来收拾残局呢?难道就任由这样下去吗?

江浙、钢贸、小微是重灾区

财联社报道,今年上市银行中期业绩报告已经全部披露完毕。从A股上市的银行中期业绩来看,贷款不良率的普遍下降,让银行业迎来了不错的上半年。但是这或许只是“看起来的美丽”,制造业、批发零售行业的不良率依然居高不下,而房地产行业的不良率更是在普遍攀升,有的银行房地产的不良余额及不良率相较于去年底,甚至翻番。

上半年,商业银行普遍出现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升局面。银监会数据显示,上半年,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增长1023亿元,已经超过2013年全年的水平。其中,二季度不良贷款单季增幅为483亿元,虽然略低于一季度的540亿元,但仍处于近年来高位。随着不良贷款余额的较快增长,不良贷款率也升至1.08%的水平,较2013年末增长0.08个百分点。

图片 2

不良贷款上升也对银行业绩产生下拉影响。五大行中净利润增速较低的交通银行表示,因贷款减值损失及保险业务支出等大幅增加,公司利润及净利增幅相对净经营收入有所缩减。基于中国经济仍在低位徘徊等原因,未来一年不良率可能会继续小幅上涨。

由此可见,房地产对银行的不良影响显而易见,而且这种风险还在不断持续。

从行业分布来看,上半年银行不良贷款增量主要来自于钢贸和小微企业,从地域看主要集中在江浙地区。

农行行长赵欢透露,上半年,农行新增不良贷款制造业占“大半河山”,但房地产行业的占比也接近9%,上升明显。农行副行长郭宁宁表示,上半年,农行新增房贷主要投向了三四线城市,占比56%,比去年上升了3.9%;投向一线城市的占比9%,比去年下降了4.5%;投向二线城市的比重基本持平,约为35%。

交行介绍,公司上半年新增不良中65%来自于钢贸和小微企业,地域仍集中在江浙地区。公司388亿不良贷款余额中有97亿是钢贸贷款。管理层表示,钢贸不良已充分披露,若剔除钢贸,资产质量在稳中向好。

从这段话中又透露出两个信号,一是房地产不良风险明显上升,另一个方面是房地产风险主要分布在哪里呢?主要是三四线城市。银行的贷款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风险上升。

工行介绍,上半年钢铁等5个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占全部贷款的比重为1.29%,贷款余额较年初减少72亿元,不良率高达1.38%。

我们都知道,房地产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对融资的变化非常敏感,而随着传统融资渠道收窄,房地产企业融资自然会受到很大影响。当然,加上融资成本增加以及房地产调控影响,房地产企业资金周转也变得愈加紧张。

农行管理层介绍,房地产个贷不良贷款也主要出现在江浙一带和钢贸有关的业主。

图片 3

业内人士认为,实体经济资产质量风险呈现扩散迹象。上半年,实体经济领域形成的不良贷款依然是商业银行资产质量下滑的主要因素,其风险变化呈现三方面的特征。一是部分地区小微企业风险快速扩散。二是产能过剩行业风险开始向上下游产业蔓延。以资源型企业为代表的一些大中型企业在上半年也发生了违约。三是贸易融资风险由钢贸扩展到其他大宗商品贸易领域。上半年在钢贸贷款风险继续发酵的同时,煤炭、铜和铁矿石等大宗商品流通环节融资风险也时有暴露。

实际上,自从房子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被提出后,也标志着房地产进入一个划时代的阶段,也证明过去房地产过度投资化导致的风险到了一个历史顶端。

平台地产贷质量稳定 潜在风险或显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