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行业SaaS专题周报:甲骨文四季报发布,云计算业务快速成长

投资要点:

文|乌镇智库

    行情回顾:

责编|Terence

   
上周软件与服务指数下跌1.66%,同期上证综指上涨1.11%,深证成指上涨1.72%,软件与服务指数表现弱于上证综指与深证成指,板块震荡调整,部分超跌质优股逐步受到投资者追捧。

裁员、收购…甲骨文起手无力

    行业分析:

6月20日,甲骨文对外发布了2019财年四季度财报。与此同时,甲骨文还相继发布了2019整个财年业绩报告,根据其财报数据,在整个2019财年,甲骨文总营收为395.06亿美元,与2018财年的393.83亿美元相比基本持平。虽说财报营收继续保持同比增长,但增速陷入瓶颈已经越发凸显,尤其是重金押宝的云计算业务并未给它带来更高的营收增速。

    1、甲骨文四季报发布:云计算业务快速成长。

上个月7日,甲骨文中国展开了声势浩大的裁员计划,有900多名员工被要求签署裁员协议。然而如此大规模的裁员只是它全球性裁员的一部分。虽说甲骨文并没有对外公布它在中国市场的营收,但据一位此前甲骨文中国区高层对燃财经透露,中国市场的营收在全球市场占比不足4%,并且正在呈现缩减之势。

   
2017年第四季度公司的非GAAP净收入为38亿美元,非GAAP每股收益为89美分,总收入达109亿美元。同时,公司在亚太地区的收入实现了三位数的增长。2016年第四季度,该公司报告的营收为106亿美元。

今年3月甲骨文执行副总裁Don
Johnson发邮件告知员工,将来甲骨文的一切工作都将围绕甲骨文Oracle云基础设施业务展开,紧接着西雅图和加州大量裁员。5月初,印度、墨西哥等地也已裁员上百人。

    (1)甲骨文将会成为第一个在云计算领域营收100亿美元的公司。

曾几何时,甲骨文还是老牌巨头,如今采取了削减人力成本的紧缩战略。同时,回购股票也成了它的长期行动。在本财年的前三个季度,甲骨文已经花费了约303亿美元用于股票回购。这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五倍,约等于公司过去四个财年的全部支出总和。单本季度就花费了100亿美元,回购了2.06亿股,这是连续第四个季度回购金额达到甚至超过100亿美元。

   
甲骨文云计算业务的快速增长推动了其季度收入的增长。其云收入同比增长58%至14亿美元,非GAAP总云收入增长64%至14亿美元。具体来说,SaaS云收入同比增长67%至9.64亿美元,非GAAPSaaS收入增长了75%,达到10亿美元。这标志着第四季度,Oracle已经达到10亿美元的非GAAPSaaS收入。与此同时,最近一季度,Salesforce年均收益已达77亿美元,同比增长率更达27%,与甲骨文相比,这离提出的100亿美元目标似乎更进一步。

图片 1

    (2)传统业务下滑放缓,许可证更新和产品支持业务面临挑战。

2019年3月,甲骨文公布的财报显示,上一季度收入下滑了1%,从去年同期的96.8亿美元降至96.1亿美元。这已经是其连续第二个衰退期。甲骨文最大的业务部门——云服务和许可证支持——的收入仅仅增长1%。

   
在受到采用Oracle和非Oracle云应用以及数据库的双重压力下,甲骨文的传统软件许可证业务仍然实现了一定的改善,其销售额小幅下降了5%,达到26.3亿美元,而在二季度下降了16%。在Oracle12c升级周期到来之后,传统软件许可证业务将可能会再次出现大幅下滑。

从2018年6月起,甲骨文就改变了报告其季度财务业绩的方式,将其云计算业务与其许可支持业务放在一起,这使得其云计算业务的情况变得模糊不清,这样的粉饰让人感到其云计算业务不容乐观。

   
Oracle的许可证更新和产品支持业务(占收入的45%)保持稳定,销售额增长了2%,达到了49亿美元。长期而言,业务仍面临着来自诸如亚马逊Aurora数据库和MicrosoftAzure数据库等托管云数据库服务的巨大威胁以及因使用非Oracle数据库来运行第三方云应用的巨大挑战。

根据业务营收来看,甲骨文的营收来自于: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云授权和现场授权业务、硬件业务营收、
服务业务营收四个部分。其中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仍是它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占比超过61%。在第四季度,甲骨文的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67.99亿美元,云授权和现场授权业务营收为25.20亿美元,硬件业务营收为9.94亿美元,服务业务营收为8.23亿美元。除云授权和现场授权业务同比增长超10%外,其它业务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而作为营收重头的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虽说没有出现下滑,但较去年同期的67.68亿美元,几乎没有再增长,这也说明甲骨文的核心业务竞争能力正在被削弱。

   
(3)未来:鼓励大客户将数据库和应用程序迁移到OracleCloudOracleCTO指出,Oracle并不一定要通过赢得新业务来增加云计算收入,它只需将自己现有的客户转移到Oracle云端并保持住这一部分客户就可以了。他指出了与AT&T的重大交易中,AT&T将把业务的数据库转移到Oracle云中。埃里森在一份声明中表示:AT&T已经同意将数千个现有的Oracle数据库迁移到OracleCloud。而这些大规模的数据迁移将大大增加甲骨文PaaS和IaaS云业务的规模。

亚马逊、微软、谷歌、阿里…甲骨文拆招无力

    关注标的:齐心集团、广联达。

相比起AWS、Azure甚至阿里云两、三位数的增长率,甲骨文的云计算可谓是惨淡经营。

   
风险提示:企业级服务推广不及预期,企业获客成本大幅提升,云服务安全风险,SaaS市场接受程度低于预期。

图片 2

甲骨文的数据库曾经是实际上使用最广泛的关系数据系统之一。人们会说现在的甲骨文和当初的诺基亚、柯达一样,上个时代的巨头常因为产品的过于成功而错失生态变革的机遇。

“我完全搞不懂那帮家伙在说些什么,简直就是一派胡扯。云计算到底是指什么?省省这种愚蠢的概念吧。”2008年,甲骨文创始人埃里森公开对云计算嗤之以鼻。

这种抵触也导致了甲骨文高层错事变革机遇,造成在云计算市场,尤其是IaaS市场上的巨大劣势。亚马逊网络服务于2006年3月14日正式重新启动,结合了Amazon
S3 云存储,SQS和EC2
的三个初始服务产品,自此开始了其在IaaS和PaaS领域的征程。微软于2008年开启了Windows
Azure,并在2012到2013年间正式进入IaaS领域。谷歌的发展时间和微软相差无几。甲骨文在国内的老顾客阿里云,也在2009年开启了自己的云计算自研之路。

直到2010年,甲骨文才真正将目光放到云计算上来,开始了大肆收购。2015年,甲骨文才推出了自己第一个公有云IaaS服务。

图片 3

图片 4

2018年,AWS以254亿美元的营收已经占据了全球云计算市场的31.7%,Azure也已经拥有了超过16.8%的市场份额。Google
Cloud依旧排名第三,营收68亿美元,市占率8.5%。而来自中国的阿里云则以32亿美元应收和4%的市占率排名第四。甲骨文并未傍上有名,只能跟其他企业瓜分剩余的市场份额。

上云企业如要更改合作商,面临的转换成本极其高昂。马太效应基本已成为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必然趋势。这就使得甲骨文在IaaS领域既难以吸引已上云企业转换、又很难获得新上云企业的注目,没有错失进入生态的机会难以抢占市场份额,收入增长自然无以为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